帕森斯:致孟菲斯的一封信

帕森斯:致孟菲斯的一封信

孟菲斯,我会在本赛季重返赛场,所以我想花点时间表达一些我的想法。我来到灰熊的两年时间里,一路有很多波折,这都是我自己造成的。

对我而言,这两年时间感觉过得很漫长,相信对你们来说也是同样。我们没能取得我们本该取得的那么多的胜利。我一直在和伤病作斗争,小加索尔和康利也有伤在身。但是,无论是两年前还是现在,有一点是没错的:我想留在孟菲斯。两年前的那个七月份,我和灰熊管理层会面了,然后就做出了最终决定。我选择加盟灰熊,是因为这里当时就很适合我。我喜欢这里的人和文化,我喜欢这座城市对这支球队的主人翁意识。此外,我和比斯克塔夫从在火箭时起就建立了良好的关系,他从火箭来到了孟菲斯。我是在佛罗里达长大的,那里的很多事物和孟菲斯都是相似的,当时就感觉这里可以成为我长期的家。

此后我就受伤了。我猜想我那会儿觉得自己知道自己的境况……但事实并非如此,完全不是这么回事。整个过程比我所预想的要更长也更困难。我里里外外体验了很强的挫败感,我有很多东西要学习……现在我再回顾过往,发现我并没有自己所设想的那样学的那么快。我没有经验去应对随之而来的批评和指责。

我仍然觉得孟菲斯是100%适合我的地方。同样,我也知道你们几乎都没怎么看到我穿着灰熊战袍上场打球。这非常糟糕。这个赛季,我会回来的。我现在感觉很健康很强壮,我想展望未来。但是在此之前,我想迅速地回顾一下过往,因为你们值得我这么做。

在进入NBA之前,进入大学和打AAU联赛之前,我那会儿就是个狂热的篮球迷。我家住在奥兰多外围的Winter Park市,魔术就是我的主队。我想每个人都安利魔术队,我感觉魔术太被轻视了,甚至还得不到尊重。我们在90年代也有一些辉煌时期,那是个伟大的年代。那支拥有便士哈达威和大鲨鱼奥尼尔的球队,就是每个魔术球迷的全部期盼。即便那会儿我还很年幼,那些球员的成就也足以让我为之疯狂。

但奇怪的是……这么多年过去了,我最深刻的记忆却是消极的。

在奥尼尔远赴洛杉矶之后,魔术经历了几年的低谷期。我还记得那个看似迎来转机的日子。那年我11岁,看到了格兰特-希尔加盟魔术的新闻。当时我已经很喜欢他了。我的卧室里还贴着他的海报——那时的活塞球衣有着很前卫的字体,真的很酷炫。格兰特-希尔在内外线都挥洒自如,他有跳投得分的能力,还有用运球撕裂防守并扣篮得分的能力。他的加盟对于那个年纪的我来说,就是最重要的新闻。我喜欢的球员要加盟我的主队了——这种情况又有多常见呢?一旦希尔的球衣开始发售,我就会去买一件。

但是,之后的一切都与预想的完全不一样。希尔伤病缠身,为魔术效力的7个赛季里,他总共大概只打了200场比赛。2007年他离开的时候,我把魔术这些年的失败归咎于他。这就是我的个人感受,仿佛他做了这些就是为了让我失望一样。

今年夏天我经常在思考这件事。有意思的是,我发现自己的处境和他很相似,不过这次我是球员。我不是希尔,但和他相似的是,我加入一支新球队之后马上受伤了。两年时间过去了,如今的我比来到孟菲斯之后的任何时候都要更接近受伤前的水准。但是在这里的大部分时间内,我觉得自己已经找不到当年那种身位篮球迷的感受了。过去的这几年,当我遭受批评之时,我希望自己能多想想11岁那年对自己主队的感受。

我不是唯一一个因伤缺席很多比赛的NBA球员,这些在我受伤之前我就知道。但我以一种困难的方式学到了一些其他事情。比如说,我非常确信大多数受伤的球员是不会在推特上回复球迷的,不管是维护自我也好,还是与人争论也罢。而我却做过不止一次,那真是太蠢了。

我非常确信其他很多受伤的球员在被记者问及恢复进展或者私生活的时候,他们不会被激怒。而我又这么做了,还是好几次,真的蠢。我为这些小事所累。我的内心是非常沮丧的,因为我没法上场。这种沮丧源自争强好胜的性格,但我还是要为自己的愚蠢行为负责。改变需要时间,但我现在是明白了,为什么我看上去没有为孟菲斯付出,没有全身心投入——哪怕我感觉自己已经非常投入了。

我是个篮球迷,所以我知道这种感受,作为球迷会感觉自己已经为球队投入了很多,可是球员的努力却与之不匹配。多么希望我在受伤的时候能意识到这些,那会儿我要更加平和、更加地开朗,因为没人能在球场上看到我的贡献。相反地,当你们看到我去度假,或者是被狗仔队拍到外出用餐,或者是我在INS上更新动态之类的,也许这就让我看起来真的不那么在乎球队。当我如今回过头看看这些事情时,再联想到多年前我作为魔术球迷的感受,我想我能够理解你们的感受了。

相关推荐
新闻聚焦
猜你喜欢
热门推荐
返回列表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